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2019-07-26 10:02
http://www.cm.hc360.com2019年07月25日10:31 来源:慧聪工程机械网T|T

  “5G对传统制造业的影响主要是四个方面:一是产品、研发方面带来一些变革,包括机械的智能化和无人化;二是制造工厂;三是产品的客户服务和售后服务管理;四是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管理”,近日,广西柳工集团有限公司____、 董事长曾光安在2019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表示,未来机械的智能化第一步是半自动化,第二步是全无人化,这个过程就有赖于更高质量、更准确和更全面的传输技术,5G的到来将会对未来制造业的智能化和无人化带来非常巨大的影响。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广西柳工创建于1958年,专注工程机械产品服务,目前在国内的柳州、上海、江苏、山东、安徽等地设有20多个制造工厂及研发机构,同时在印度、波兰、巴西均设有制造工厂和研发中心,在北美和欧洲设有3个研发中心,服务客户和合作伙伴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。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会后曾光安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,5G、大数据、智能化与无人化的技术趋势之下,中国制造业既面临着机遇,同时也存在挑战,同时建议中国制造业企业出海应“两条腿走路”:既要布局发展中国家,也要进军欧美发达国家。

  5G推动制造业智能化、无人化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今年是5G商用元年,您觉得5G会给中国制造业带来什么变化?

  曾光安:我认为5G可以给我们的机器智能化和无人化带来很大的提升。比如我们现在的通讯比较慢,4G传输的图片不够清晰,颗粒度比较大,而5G能够更及时、准确地传递信息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已经在柳工的研发中心专门建立了5G工作站,如应用在我们柳工发明的遥控装载机上,过去司机必须坐在驾驶里,看到实景才能操作,现在可以在两公里外遥控。我们今年的目标是2000公里以外,在公司办公室里也能操作,我们作业的效率更高了。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中国制造业企业应该为5G到来做什么样的准备?

  曾光安:我认为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应该在大数据领域加快应用研究。现在这方面的人才比较稀缺,在中国也只有少数先进的企业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。

  南都:您觉得中国制造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?

  曾光安:中国制造业目前既有机遇也有挑战。挑战方面,我们现在算是一个制造大国,但仍然存在两个短板。第一,技术方面跟欧美、日本比还有一定差距,特别是机械制造、装备制造、汽车方面,这个问题需要去解决。

  第二是品牌知名度。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海外市场的竞争力和品牌知名度还是偏弱的,比如中国产的轿车影响力较弱。现在比较有影响力的是手机,比如华为这些品牌。我们的工程机械已经走向全球一百多个国家,但是整体上在品牌知名度方面还是不足。

  机遇就是我们正处在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制造业转型时期,可以利用许多新技术来改造传统的制造业,通过技术创新来弥补短板。现在我们能够利用一些智能的设备,包括5G技术监控机器的实时状况,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,也能为我们产品的研发和改进提供准确的数据支持。

  辩证看待企业“上云”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怎么看待制造业上云的问题?

  曾光安:我们也有人在研究云的课题,它的目的是要解决信息储存和传输速度的问题。以前每个企业都需要一个大的计算机中心,需要很多硬件设备,未来这些都不需要了,可以直接放在云端,所以我认为可以提高便利性和企业效率。

  南都:有没有跟国内外的一些云服务商合作?

  曾光安:我们目前没有做这方面的尝试,因为我们自己的硬件技术能够支撑我们的业务需求。

  南都:不上云主要出于什么考虑?

  曾光安:目前主要考虑到有安全的风险,管理云的企业或相关负责人的商业道德是一个问题。中国现在在云的安全性、可靠性和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素养等方面,还缺乏明确具体的法律法规,所以很多企业目前都不太愿意上云。研究几十年的核心技术数据全在云端,如果丢失了,会给企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。上云未来可能是一个方向,但现在我认为是要辩证去看待的。

  制造业出海应“两条腿走路”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对中国制造业企业在海外拓展方面有什么建议?

  曾光安:从企业角度看,要想成为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企业,就必须要走出去,我认为有两个方面建议。第一,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帮助中国企业开拓发展中国家的新兴市场。第二,一些有竞争力的制造业企业还是需要拓展高端市场,比如北美、欧洲、澳洲这些市场。这些市场非常稳定,需求量也比较大,而新兴市场的问题是需求量少,市场不稳定,风险大比较大。

  所以我认为对于中国的制造业领导企业而言,要一条腿走进发展中国家,和他们共同成长和发展,一条腿走进欧美高端市场,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和管理服务水平。

  柳工在这方面已经有十多年历史了,我们在印度被政府评为“受尊敬的榜样企业”,也是第一个在印度建工厂的中国制造业企业,欧盟也颁发给了我们“最佳国外投资者”的称号。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今年7月,柳工和美国的胜牌公司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。当前的贸易环境对柳工和海外企业的合作有没有影响?

  曾光安:从整体上讲会有一定影响,比如一些企业出口到美国的产品,去年就直接加税25%,企业的盈利会受到一些影响。但民间方面影响不大,该买的还是要买。中国和美国既是经济大国也是人口大国,两国的经济产业结构有非常强的互补性,所以我认为合作仍然是主流。

  至于其他方面的摩擦,我认为能够通过国家领导层的智慧解决。我们跟美国胜牌,也就是美国第二大润滑油制造商合作,因为它在全球的网点比较多,产品品质也好,目前在北美、拉美、欧洲、东南亚等地已经全面的进入合作阶段。对我们来说影响不大,我们在美国的业务仍然进展得比较快,因为市场的需求在那,合作符合双方的利益。

专访柳工董事长曾光安:已建立5G工作站,2公里外可遥控装载机

  南都:你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主要来自哪些领域?

  曾光安:第一,进一步改革开放是一个新的增长动力。比如说我们在进行服务领域、金融体系的变革,这些都能够推动社会效率的进一步提高。像我们制造业40年前就开放了,但一些其他行业,比如汽车行业近几年才开放,所以它要提升自己的竞争力。这些行业过去比较轻松,现在竞争激烈了,就必须要天天进步、不断解决问题。

  第二个动能在于海外市场,中国国内市场的增长总是有限的,所以要不断开拓新的市场。

  第三就是中央提出的供给侧改革,现在国民有很多消费需求是国内企业无法满足的,包括我们制造业还需要转型升级,供给端要做相应的变革。又比如我们现在进口大量的国外消费品,如果我们中国也能做出这种水平的产品,那么国内的需求会进一步提升。我认为中国消费升级的这个空间非常大,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,我们的消费占GDP的比重是比较低的,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责任编辑:卢金生

联系方式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admin@admin.com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